促进学科发展,期刊评价要够精细

时间:2019-1-25 11:28:44  来源:科技日报

     “由于历史传统、学科特性以及学术群体规模等的不同,不同学科的影响因子、转引率等指标在客观上存在差异。越想把多个有较大学科差异的期刊归入同一个评价体系之中,就容易把一些‘小众’‘冷门’或所谓‘非主流’的学科边缘化。”

    近日,“医药卫生期刊评价体系建设高峰论坛”启动,与会者热烈讨论医药卫生类期刊的评价体系建设,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此活动的意义不仅在于推动医药卫生类期刊更好地服务于具有原创性、引领性的科研活动,而且在于指出了科学期刊评价应坚持“分门别类”的原则。

    目前国内已经形成了多个期刊评价体系,比如自然科学领域的“中国科学引文数据库(CSCD)来源期刊”“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人文社科领域的“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中国人文社科学报核心期刊”,以及文理兼收的“中文核心期刊”。然而,这些期刊评价体系虽建设多年,也有了一定的权威性,但每次公布新一轮评估结果,总会引发不小的争议,这说明其公信力还有广阔的提高空间。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科研评价工作,多次提出破除“四唯”,提高科技期刊的国际影响力更受到广泛关注,这也对科学期刊评价提出了迫切要求。

    应该说,“分门别类”的评价方式符合学术期刊的发展趋势。从世界范围内学术期刊的演变历程来看,起始于18世纪中晚期的期刊专业化是重要发展趋势之一。这一方面反映了现代科技发展和科研分工精细化的要求,另一方面,专业化的期刊为科研同行交流信息、分享成果提供了方便,在促进科研资源集约化的同时也推动着科学共同体的形成和发展。以医药卫生领域而言,2018年我国此类学术期刊已超过1200种,2017年仅临床医学论文的发表量已达到13万篇。期刊的专业化发展达到一定阶段,就必然产生“分门别类”进行评价的要求。

    同时,“分门别类”的评价方式也有利于确立科学公正可操作的评价标准和方法。一般而言,期刊评价都会包括数据评价和同行评价这两种方式。在数据评价中,影响因子、转引率等是具有决定意义的指标。而由于历史传统、学科特性以及学术群体规模等的不同,不同学科的影响因子、转引率等指标在客观上存在差异。越想把多个有较大学科差异的期刊归入同一个评价体系之中,就容易把一些“小众”“冷门”或所谓“非主流”的学科边缘化,这显然不利于学科发展。而开展同行评价时,如果一个评价体系囊括了多个学科,那么评价工作的组织成本会提高,精细化评估的操作难度也会增大,评价结果的科学性也就有可能打折扣。

    事实上,国内现行的期刊评价体系在具体操作时也是按照学科门类进行的,但往往由于评价体系过大、涉及的学科种类过多,很难照顾到学科专业方向上的差异,优势学科或专业客观上就具有了强势话语权,这也是目前的评价体系遭到诟病的原因之一。此外,作为学术活动的重要载体,期刊可谓学术话语权和共同体构建的摇篮。建立“分门别类”的期刊评价体系,有助于学科认同意识和专业共识的形成,而这又是建立学派和学术话语权的基础条件。

    当然,倡导“分门别类”的评价体系并不是搞“一刀切”,也不意味着分类越细越好,而是根据不同学科的发展实际,准确划定评价体系的“边界”,科学设立有效的评价指标,推动我国科学期刊沿着良性轨道发展,为学术创新作出更大贡献。